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南粤36选7走势图200期

歡迎來到內蒙古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內蒙古社會科學院是內蒙古自治區直屬的綜合性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機構。

草原絲綢之路推動人類文明發展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18年11月20日第八版作者:康建國 翟禹 呂文利2018-11-21編輯:張慧 查看數0評論0

“絲綢之路”的本意是指,中國古代把絲織品運往地中海沿岸諸國的、橫跨亞歐的古代東西方之間的貿易之路。這一名稱最早由德國學者李希霍芬正式提出,后來經過阿爾伯特·赫爾曼等學者的論證和推廣,被用于泛指古代連接東西方兩個世界的經濟貿易與人文交流的通道。目前,學術界普遍認可的絲綢之路交通路線有“兩大類、三大干線”,即“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兩大類,“草原之路”“綠洲之路”和“海上絲路”三大干線。

草原絲綢之路是溝通東西方交流往來的一條重要通道,在歐亞草原歷史上發揮了重要作用。雖然草原絲綢之路的起點在不同時代是變動不居的,但由于蒙古高原獨特的地理特征,從中原漢地進入草原的通道和草原上東西往來的通道均受限于高山大川的分布和走向,因此草原內部和草原與周邊地區之間的通道仍是有跡可循的。一般來說,從中原漢地出發,要通過幾條路線跨過大漠戈壁向北進入蒙古高原,來到鄂爾渾河流域、貝加爾湖一帶,然后向西或經西伯利亞草原直達東歐,或向西越過杭愛山,沿阿爾泰山西行,向南折入天山以北地區,再向西抵達咸海、里海和黑海沿岸乃至更西的歐洲地區。這條路線橫貫歐亞北方草原地帶,地理景觀以草原為主,兼有荒漠、戈壁、山地和河谷等。草原絲綢之路的發展歷史,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一是史前時期草原上的東西文明交流與草原絲綢之路的誕生。考古資料表明,史前時期草原諸先民之間就存在著頻繁往來。自今內蒙古地區東部向西延伸至歐亞草原地帶,在多處文化遺址中均出土有距今約4000年前的長條形細石器,這種細石器文化在當時曾廣泛分布在歐亞大陸北部草原地帶,這說明當時歐亞草原東、西兩端是相互連通的。古希臘作家希羅多德的《歷史》記載了歐亞草原上游牧民族的歷史,如斯基泰人、馬薩革泰人等,認為他們相互之間往來的通道便構成了所謂“斯基泰貿易之路”,即早期草原之路,而“絲綢之路”概念的正式提出,恰好回應了人類早期交流交往交融的歷史,也使得后世對這一具有相通文化情境的歷史有了更為準確和系統的認知。

二是草原絲綢之路的貫通。公元前209年,匈奴建立起一個強大的草原汗國,其統治疆域橫跨整個歐亞草原,由此貫通了草原絲綢之路。兩漢政權與匈奴雖時有戰爭,但是雙方的互動交流仍是頻繁的。漢朝每年向匈奴輸出大量的錢幣、絲綢、糧食以及其他生產生活用品,而匈奴的馬匹也大量輸入內地。另外,隨同漢代和親公主進入草原的還有大量的漢人隨侍和技工,這些中原漢人為草原地區的居民帶去了中原農耕文明先進的生產工具、技術和模式,并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草原的文化面貌。匈奴將這些大宗物品部分留作己用,其余通過草原絲綢之路與中亞、西亞各地互通有無,從而增進了東西方經濟文化的交流。

漢代草原絲綢之路有兩條路線。一條是從蒙古高原徑直向西翻過阿爾泰山,沿額爾齊斯河繼續西進,經巴爾喀什湖北岸南下通向大宛所在的費爾干納盆地;另一條是出蒙古草原后南折內蒙古額濟納旗的居延海向西南斜穿甘肅河西走廊,然后沿天山南麓一直向西行至喀什綠洲,最后翻越帕米爾高原來到費爾干納盆地。

552年,突厥首領阿史那土門大敗柔然,自稱“伊利可汗”,占領天山南北地帶,建立了突厥汗國,旋即控制了河西走廊通往西域的綠洲之路中段及歐亞草原地帶交通要道的樞紐地段。關于隋唐時期草原絲綢之路,《隋書》記載有三條,其中的“北道”就是草原之路,即由今哈密越過天山,到巴里坤湖及鐵勒等部。由突厥可汗庭西進,經烏拉爾山、伏爾加河流域等草原地帶,到達拂菻國和西海(今地中海)。唐代前期,唐太宗李世民被草原諸部尊稱為“天可汗”,為了溝通草原部族與唐王朝之間的經濟文化聯系,回鶻諸部首領赴中原參拜唐朝天子,多走的是“參天可汗道”。

1038年,黨項人建立西夏政權,控制了河西地區,河西走廊至西域的狹長通道被分割管理,導致溝通東西方的綠洲絲綢之路的主要交通干道一度中斷。與此同時,契丹逐漸崛起,建立遼朝。遼太祖耶律阿保機曾先后兩次率軍西征,征服了諸回鶻政權,繞過河西走廊打通了傳統的綠洲絲綢之路和草原絲綢之路。遼朝滅亡之際,契丹皇族耶律大石率領所部軍兵,越過陰山向北行進至漠北地區,匯聚力量之后率師西進西域及中亞地區建立西遼政權,耶律大石所走的便是草原絲綢之路。

三是草原絲綢之路的全盛時期。在整個遼金時代以及蒙元早期,由于西夏控制了河西走廊,中原與西方的往來主要依靠漠北的草原通道。蒙元國家的建立使得草原道路網暢通無阻,草原絲綢之路也達到了全盛時期。不止是物資與人員往來頻繁,宗教、文化、藝術乃至生活習慣都在東西方之間廣泛地交流交往交融。

1235年,窩闊臺汗開始在鄂爾渾河上游修建哈剌和林城,并建立四季行宮于哈剌和林城周圍,哈剌和林成為蒙古歷史上第一座都城。忽必烈受命統領漠南漢地,他在漠南的金蓮川(今灤河上源,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正藍旗)建立了上都城,成為蒙元時代草原與中原連接的中樞紐帶。漠南地區發現了大量元代文物,證明元代此地商品交流的繁榮。如今,承載著昔日榮光的上都城已經成為廢墟,但給我們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產。2012年,元上都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元上都遺址作為草原都城遺址,展示了文化融合的特點,見證了游牧文明和農耕文明之間的碰撞及相互交融。

元代的草原通道大體上是由中原北上,經漠北的哈剌和林城,再趨金山(阿爾泰山),折而南下至別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薩爾縣),然后沿陰山(天山)北麓抵達阿力麻里(今新疆霍城縣境內)。由此向塔剌思(今哈薩克斯坦江布爾州首府塔拉茲),向西北可達歐洲,向南進入波斯。至于大都(今北京)與元上都通往漠北哈剌和林的道路,主要有帖里干、木憐和納憐三條驛路。

16世紀末,俄羅斯勢力由西向東穿越亞歐大陸荒漠草原,在臨近中國西北邊境地區的鄂畢河、額爾齊斯河和葉尼塞河上游地區,修建了托博爾斯克、托木斯克、塔拉、納雷姆和葉尼塞斯克等城堡。居住在這些城堡里的俄國哥薩克官兵、移民和商人等,經常用呢料、毛皮、火槍和野獸裘皮等物品與同中國內地有貢市貿易的蒙古、哈薩克、通古斯人交換絲綢、錦緞、瓷器、大黃等商品。

17世紀以后,清王朝實現大一統。清政府在蒙古地區及中俄邊境設置了多處驛站,形成了覆蓋蒙古草原的道路網絡。歐洲和中亞各國商人與中國內地的商人,逐漸沿著昔日歐亞大陸草原通道和蒙古高原通向中原的“草原絲綢之路”,開通了由尼布楚(涅爾琴斯克)跨越額爾古納河至北京的東線商路;由托博爾斯克和葉尼塞斯克,分別經塔爾巴哈臺、科布多等地,沿河西走廊入玉門關、寧夏至歸化城、張家口、北京的西線商路;以及由伊爾庫茨克、尼布楚,經恰克圖、庫倫、歸化城、張家口,至北京、天津海口的中線商路。在這些商路上,茶葉成為了主角,并最終形成“萬里茶路”,橫跨中國大江南北。從廣義范圍來說,萬里茶路也是草原絲綢之路的一部分。萬里茶路的貿易帶來的茶葉,使草原民族的生活得到了改變,茶葉與奶食成為北方草原民族的傳統飲食。同時,萬里茶路的輝煌歷史留存了豐富的遺跡遺存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可以說,草原絲綢之路、萬里茶路與中國北方沿黃河(長城)文化區共同構成了“一區兩路”的草原歷史文化遺產資源分布格局。

草原絲綢之路的存在,在物質交流上豐富了人民的生活,而文化與族群間更深入的交流與交往,也深深地影響了沿線乃至更廣闊領域內的人類歷史,為人類文明特別是歐亞草原地帶人類文明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隨著世界歷史的發展,各國人民越來越認識到共同利益的重要性。因應歷史大趨勢,中國政府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明確指出:“2000多年前,亞歐大陸上勤勞勇敢的人民,探索出多條連接亞歐非幾大文明的貿易和人文交流通路,后人將其統稱為‘絲綢之路’。千百年來,‘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綢之路精神薪火相傳,推進了人類文明進步,是促進沿線各國繁榮發展的重要紐帶,是東西方交流合作的象征,是世界各國共有的歷史文化遺產。”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內蒙古時提出“守望相助、登高望遠”,要求“守護好內蒙古少數民族的精神家園”。國家針對草原絲綢之路的歷史和當前的現實需要,提出建設“中蒙俄經濟走廊”,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產物,也是絲綢之路沿線各國、各族人民的共同福祉和正確選擇。“用力多者收功遠”,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周年,也是改革開放40周年,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背景下,內蒙古作為中華文明向北開放的門戶未來可期。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學東街129號 郵編:010010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网赌大小单双有规律吗 双色球怎么赔法 三公网站 时时彩三码投注技巧 牌九至尊超级版 五分彩票计划网 二十一点赢钱策略 彩乐网手机最快开奖 新彊时时彩三星开奖号 双色球复合式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