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南粤36选7走势图200期

歡迎來到內蒙古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內蒙古社會科學院是內蒙古自治區直屬的綜合性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機構。

草原文化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的意義和作用

來源:作者:2017-09-04編輯:陳君 查看數0評論0


編者按

  829—30日,第十四屆中國·內蒙古草原文化主題論壇在呼和浩特舉辦,來自區內外的150余名專家學者圍繞文化交流與民心相通——草原文化與草原絲路沿線文化的論壇主題進行了深入研討。本報今日特推出論壇學者3篇理論文章,以饗讀者。



 

                                草原文化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的意義和作用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草原文化研究課題組

  絲綢之路經濟帶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和外交事業的一大構想,也是一個輻射面廣、帶動作用重大的國際大工程。20139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以后,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尤其是得到古絲綢之路沿線各國的積極響應,成為21世紀亞歐大陸各國新一輪國際合作的宏偉藍圖。絲綢之路經濟帶既是一條互利共贏的經貿之路,同時也是一條互鑒共勉的文化之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東牽亞太經濟圈,西系歐洲經濟圈,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最具有發展潛力的經濟大走廊。

  草原絲綢之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關系

  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在古絲綢之路概念的基礎上形成的新的國際經貿合作區域。換言之,古絲綢之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最扎實的歷史基礎和人文資本,而絲綢之路經濟帶則是古絲綢之路最有創意的當代延續和拓展。據考古發現,早在西漢張騫出使西域前的青銅時代,在中國與西域、西方之間就已經有了廣泛的經濟、文化交流,學者們稱其為玉石之路”“金石之路”“草原之路。所謂草原絲綢之路東起蒙古高原東部邊緣,西經南西伯利亞、中亞,進入黑海北岸的南俄草原,直達東歐的喀爾巴阡山脈,是在人類歷史上形成時間最早、延續時間最長、路程最遠的絲路通道。這一狹長的草原通道位于40—50間的中緯度地區,東西相距約5000公里,除了局部有山脈丘陵之外,地勢較為平坦,生態環境基本一致。相同的緯度和特征相近的生態條件,使亞歐草原具有了地理上的連續性和人文傳統上的相似性,自然形成了在形態、內涵上聯系密切的區系性歷史文化——亞歐草原文化。亞歐草原既是古草原絲綢之路的中心通道,也是草原文化分布最廣、最密集、最發達的核心區域,曾對草原文化的繁榮發展和東西方的經濟文化交流起到過重要的紐帶作用。

  古絲綢之路作為人類經濟文化交流史上的里程碑,有其特定的歷史價值和文化外交意義。我國政府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愿景與行動》中明確指出:“2000多年前,亞歐大陸上勤勞勇敢的人民,探索出多條連續亞歐非幾大文明的貿易和人文交流通道,后人將其統稱為絲綢之路。千百年來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綢之路精神薪火相傳,推進了人類文明的進步,是促進沿線各國繁榮發展的重要紐帶,是東西方交流合作的象征,是世界各國共有的歷史文化遺產。因此,包括草原絲路在內的古絲綢之路不僅是沿線各國共同創造的歷史文化遺產,也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最有普遍意義的共性資源。

  一是,古絲綢之路與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在地理框架上相互重疊,形成了互相襯托,相互融合的地理共同體。其中的作為歷史地理主線貫穿的始末,而作為的當代升華版,拓展了其現實地理范圍,為其賦予了新的內容和使命,二者方向、路程相同,地理方位基本一致。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同樣也是橫跨亞歐大陸的經濟大走廊,途經亞歐大陸多個國家、總人口近30億,向西直接與發達的西歐經濟圈相連,在地理框架上與古絲綢之路相連相疊,形成了聯通亞歐大陸的新的人文地理。

  二是,古絲綢之路和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手段相近、目的相同,都以經貿合作、文化交流為路徑,以互鑒、互惠、互利、共贏為最終目的。古草原絲綢之路在亞歐大陸東西文明版塊之間架起一個和諧互動的人文橋梁,曾經為東西方的共同發展繁榮起到過巨大的促進作用。古絲綢之路始終秉持和平、多元、互利、共贏的精神,為人類社會樹立了不同文化、文明平等對話、和諧互鑒的歷史典范。絲綢之路經濟帶作為古絲綢之路的當代延續和創意,繼承和發揚古絲綢之路和諧多元的人文傳統,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秉持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利共贏的理念,向世界敞開胸懷,與沿線各國形成了全面務實合作的共建共享新格局。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這種舊情”“新意,正是其最具核心意義的價值所在,也是其生成、發展的根基所在。

  草原文化融入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意義

  草原文化融入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有其必然性、必要性。首先,草原文化是古草原絲路和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最有普遍特點的地域文化,二者相互交遞并存,形成了一個特定的文化地理新格局。亞歐草原文化在絲路沿線原住民族中具有較高的認同度和歷史親近感。因此,草原文化的融入不僅能夠增強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歷史厚重感,也能夠拉近與沿線各國間的文化距離,產生一個以草原文化為契合點的文化共情效應。其次,草原文化作為包容性極強的動態文化,對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共建具有積極的借鑒意義。綠色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必須考慮和解決的一大核心議題。草原文化天人相諧的文化理念,順應草原生態規律的游牧生產,取之于自然還之于自然的簡樸生活,崇尚自然、敬畏天地、關愛自然萬物的思想倫理都是絲綢之路綠色經濟帶建設值得借鑒、繼承和發揚光大的優秀品格。今天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同樣是在這一條綠色通道上譜寫的新世紀綠色大合唱。

  草原文化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最具廣泛意義的人文基礎,對絲綢之路經濟帶文化新格局的構建同樣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一是能夠促進不同文化間的對話進程,構建一個草原文化與古絲路文化、現代產業文化、科技文化、民族文化互鑒互融的新區域文化,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共建帶來更和諧多元的文化軟環境。二是提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認同度和公信力,形成一個以草原文化為共同基礎的文化同盟,使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共建更具有區域性、人文性和共贏性。

  草原文化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的作用

  絲綢之路經濟帶復雜多變的政治社會環境,決定了其文化關系的多元性和多層次性。在經濟帶沿線,多種宗教文化、民族文化、政治文化和制度文化交叉并存,相互間或兼容并蓄,或對抗排斥,關系十分復雜。而以游牧文化為基礎的草原文化作為影響廣泛的區系文化,在古絲綢之路沿線的游牧民族和草原群體中有扎實的人文基礎和較高的認同度,對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共建有獨特的文化整合作用。

  一是具有特定的文化先行作用。草原文化崇尚自然、恪守信義,踐行開放的核心理念和包容、豁達、和諧、多元的文化品格,體現了人類社會追求和平,向往文明、進步的發展規律,對絲綢之路經濟帶互通、互惠、互利、共贏精神的宣揚和普及有著十分積極的引領作用。以草原文化為基礎的文化共識,能夠在不同宗教和文化并存、碰撞的復雜環境中,另辟其徑,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營造出一個更為和諧、多元的文化交流平臺。

  二是具有廣泛的文化紐帶作用。草原文化跨國界的地緣關系、跨時空的歷史關系、跨境而居的民族關系,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最扎實可靠、最有挖掘潛力的人文基礎,也是促進民心相通,消除文化壁壘的簡捷途徑,對新絲綢之路經濟帶親和力、凝聚力的提升和以其為中心的區域文化新格局的形成具有廣泛而獨到的紐帶作用。

  三是具有積極的文化創新作用。草原文化融入和服務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對草原自身的創新發展是個難得機遇。隨著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全面推進,我國與沿線國家之間的人文聯系越來越緊密,文化領域的交流合作呈現多元態勢。因此,必須抓住這個機遇,與沿線各國建立更加廣泛、多元的互動機制,在通過同質文化、異質文化間的互學互鑒,不斷完善充實草原文化的結構體系的同時,用現代理念、現代技術創新創意草原文化,提升草原文化的國際影響力,將其培育成為亞歐草原最亮麗的區系文化。

  (執筆人:王其格)

 

 

                                   “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草原文化走出去的路徑選擇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草原文化研究課題組

  201482122日,習近平主席對蒙古國進行了國事訪問,他在演講中指出,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心相通,強調了人文交流在兩國關系發展中的特殊作用。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為草原文化走出去與草原絲路沿線文化交流融通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內蒙古自治區作為一個草原文化資源大區,文化走出去具有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加快草原文化走出去,一方面可以讓我們充分發揮優勢,實現由文化大區向文化強區的轉變,提升區域文化軟實力和影響力;另一方面,深入探究獨具特色的草原文化走出去模式與途徑,對推進中國文化走出去戰略的落地實踐、提高中國文化的世界影響力,特別是對促進沿線國家文化交流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草原文化走出去的機遇

  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為草原文化走出去提供了更廣闊的平臺。到目前為止,內蒙古與11個國家建立了41對友好地區關系,一帶一路的內蒙古朋友圈正在不斷擴大,一帶一路建設為內蒙古提供了廣闊的人文交流舞臺。

  內蒙古的發展模式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建設貢獻了越來越多的中國方案草原智慧。內蒙古是中國向北開放的重要窗口,與俄羅斯、蒙古國接壤的邊境線長達4200多公里,已建成18個對外開放口岸,經內蒙古前往歐洲的班列線路就有36條。目前正在全面建設呼倫貝爾中俄蒙合作先導區和滿洲里、二連浩特國家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中蒙俄口岸互動、經貿合作、人文交流正加快升級,昔日的草原絲路展現出勃勃生機。

  互聯網+”時代的泛起,為文化走出去提供了新的文化傳播媒體和平臺。人們可以足不出戶,利用互聯網、移動手機、微媒體、新媒體等多種傳播方式,接受文化、關注世界,這既節省了時間,又提高了效率,打破了時間和空間上的限制,對文化影響力和認知力的發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因此,草原文化要充分利用互聯網+平臺,運用互聯網的技術、思維、理念,傳播草原文化,讓世界了解草原文化,提升內蒙古的文化軟實力。

  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草原文化走出去的路徑選擇

  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草原文化走出去的路徑選擇上,我們應遵循政府主導宏觀把控,企業與民間組織切實配合,形成文化走出去過程中多主體共同參與的新格局。

  政府層面的宏觀把控。講好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的內蒙古故事,促進對外文化投資發展,提升草原文化的影響力,須從政府層面積極做好戰略規劃與頂層設計。針對不同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環境特點以及對外文化投資發展規律,深入改革現有對外投資管理體制,提升政府管理效率,增強政策的通用性、協調性與有效性。這要求我們健全和完善現有推動文化產業走出去的政策體系,制定長遠穩定的、有重點的文化傳播和交流戰略。

  企業與民間組織的切實配合。實施文化走出去戰略,不僅需要依靠政府的組織,還需要調動企業、民間組織和個人等多主體的積極性。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過程中企業推助文化走出去,應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依托草原文化,以文化旅游業、工藝品、影視、演藝、節慶展覽業為抓手,發展特色文化產業;積極推進創意設計與文化產業融合發展,加快推進互聯網+”文化產業融合發展,加快發展跨境網絡文化新興業態。為此,草原文化產品要緊緊依托沿線國家的地域元素、民族元素,融合一定的互聯網技術,打造一批有特色的、獨到的互聯網文化產品和文化品牌,以滿足他們的個性化需求;民營文化企業要爭取政策支持,特別是在財政金融、出入境、海外投資保護等方面的支持,加速其海外投資能力的提升,利用非官方的文化傳播方式,推動草原優秀傳統文化走出去;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和地區推介草原文化的海外草原文化研究中心等機構,鼓勵代表國家水平的各類學術團體、藝術機構在相應國際組織中發揮建設性作用,并組織對外翻譯優秀草原文化學術成果和各類文化精品等。

  加強文化基礎設施與基礎平臺的建設。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要不斷強化文化基礎平臺建設,拓展文化領域交流合作平臺。借助已有的文化交流和貿易平臺,加強與沿線國家、地區、城市的文化合作交流。加強對外文化傳播力建設,樹立草原文化形象,建立沿線國家之間共建共享的傳播平臺。比如,利用互聯網傳播草原文化,也可構建網上虛擬草原文化博物館來傳播草原文化;以特色文化產業園區建設為落點,搭建沿線國家間的文化產業新平臺。內蒙古目前正在建設的較大規模的文化產業園包括大盛魁文化創意產業園、秦直道文化產業示范園、上京契丹遼文化產業園等,為沿線國家間的草原文化產業合作發展搭建了新的平臺,為草原文化走出去提供了一個新的路徑。

  進一步完善文化制度和保障措施。應抓緊制定出有利于草原文化走出去的相關制度,并在一定周期內,適當地對區內文化市場進行清理和整頓。應大力推進文化遺產保護,在民族民間文化資源豐厚的區域大力建設文化生態保護試驗區等,完善地方社區文化記憶,活化民族民間文化傳統;積極推進絲綢之路文化遺產研究,加強國際間文化遺產保護的交流與合作,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文化遺產保護、傳承與開發機制,推動沿線國家文化資源的跨境整合。逐步推進絲綢之路沿線文化保稅區、文化自貿區的建設。

  綜上所述,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已全面拉開序幕,并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的進展。加強文化交流,包括草原文化的國際交流,是一帶一路建設特別是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中各方面各領域交往的基礎。內蒙古及草原文化在這其中應該有所作為,而且可以大有作為。為此,我們將充分運用草原文化在國際交往中所擁有的話語權,為做好一帶一路特別是中蒙俄經濟走廊民心相通、共贏發展創造良好的人文環境,貢獻內蒙古力量。

  (執筆人:陶克套 李梅英 希力木格)

 

 

 

                                           古代草原絲綢之路與東西文化交流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草原文化研究課題組

  草原絲路是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為目前學術界普遍認可的絲綢之路三大主要干線之一,是最早產生的東西方交流往來的通道,遠遠早于綠洲絲路和海上絲路。草原絲綢之路自產生起就一直存在,而且基本上沒有間斷過,是歐亞古老文明交流的最主要通道。與傳統意義上的絲綢之路相比,草原絲路分布的領域更為廣闊,其波及范圍之廣、涉及地域和民族之多,是其他幾條通道無法比及的。從傳播的內容上看,草原絲綢之路除了傳輸絲綢及其他物品外,文化傳播、宗教傳播、各類發明創造和技術的傳播更多、更廣泛、也更快捷。

  草原絲綢之路在史前時期就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例如,考古學家們認為歐洲舊石器時代的奧瑞納文化就是通過這條通道由西伯利亞傳播到中國北部;新石器時代,俄羅斯中部的篦紋彩陶文化經由西伯利亞傳到中國甘肅等地;來自西亞和中亞地區的紅瑪瑙珠自西向東傳播,從河西走廊到燕山以北,通過草原之路來到夏家店下層文化。這些都說明當時歐亞草原東、西兩端是相互連通的,生活在這里的先民很早就保持著交流往來。進入歷史時期,受游牧民族往來遷徙的影響,這條草原之路上的文化交流更加活躍,中亞、東歐、蒙古高原以及農牧交錯帶的游牧民族的經濟生活、政治制度、宗教信仰、習俗風情等都隨著草原絲綢之路上交流的日益頻繁和深入而產生了相通和共融。

  頻繁豐富的物質文化交流

  物質文化交流是草原絲綢之路上最初實現的最基本的交流內容。草原絲綢之路在青銅時代和早期鐵器時代是東西文化交流的主要通道,因為以金銀為主要交流媒介,因而又享有黃金之路的美稱。匈奴的金銀器就是受到斯基泰文化的影響,如各類型的動物紋飾牌、金珠項飾、各種配飾等都與斯基泰文化有相通、相近之處。匈奴之后北方草原的金銀器制造更是吸收了印度、羅馬、波斯、粟特等文化因素。常見的典型的鮮卑金屬帶飾在漢文史籍中稱為鮮卑郭落帶,在西方這種類似的金屬帶式被稱為斯基泰西伯利亞帶鉤。可見,在歐亞草原上的各民族的金銀器加工技術領域有很多近似的特征,東西方之間相互影響和借鑒是不言而喻的。

  除了金銀器之外,草原絲綢之路上的其他物質文化交流也非常頻繁,內容更是包羅萬象。回紇時期開始,北方草原與西域、中亞諸國的貿易往來非常活躍。回紇手工制品也成為了貿易往來中的香餑餑。遼朝時,從西域諸國赴遼的商人和使團攜帶有大量西方珍奇物品進獻。根據文獻記載和考古發掘可知,帶來的西方物品有獵豹、瓜果、蔬菜等各種動植物和手工業品。同時契丹商隊也遠行中亞進行貿易,《福樂智慧》中有句詩,大地鋪上綠毯,契丹商隊運來中國的商品,典型地反映了這種歷史場景。蒙元帝國時期,各行業熟練的工匠被遷徙、聚攏到一起,從事手工業生產,各種手工藝品的工藝和技術無疑都融合了東西文化的特色。17世紀以后,清王朝在蒙古地區及中俄邊境設置了多處驛站,形成了覆蓋蒙古草原的道路網絡,來自俄羅斯、普魯士和布哈拉的商人,將歐洲出產的毛料、呢絨等輕工業產品和中亞出產的香草、寶石、麝香等珍貴物品運到尼布楚、恰克圖等地,與中國商人交換絲綢、鑼緞、茶葉和瓷器等貨物。而從草原絲綢之路北行再西去的旅蒙商人,直到民國時期還經常來往于烏蘭巴托、科布多,甚至莫斯科之間。

  頻繁的商貿活動極大的豐富了歐亞草原各地區人民的文化生活,溝通了歐亞各地區的物資交流和經濟往來,帶動了各地手工業、交通運輸業和飲食服務業以及城市建設的發展,同時對于各地區人民之間加深了解和友好交往都具有積極的意義。

  影響深遠的精神文化交流

  精神文化是東西文化交流中的一項重要內容,且影響深遠。宗教的傳播和交流是草原絲綢之路精神文化交流的重要內容,其主要表現形式是各種宗教東傳并逐漸在北方草原形成了多種宗教并存的局面。歷史時期外來宗教先后由南亞、歐洲等地傳入蒙古高原,在北方草原形成了此消彼長,多元共存的局面。佛教在兩漢之前已經由印度北傳到中亞,并進一步向天山以南諸綠洲城郭國家傳播,中國的新疆地區和河西走廊敦煌、祁連山一帶首先開始接觸佛教并受其影響。之后匈奴、柔然、鮮卑等先后控制河西走廊和西域,佛教的影響力也逐漸延伸到中部和東部草原。除了佛教之外,祆教、摩尼教、景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也隨著草原絲綢之路來到了北方草原地區,并有了不同程度的發展。蒙元、遼金時期,北方草原地區都允許多種宗教共存,各種宗教日益發展并與本土文化融合,對北方民族政權、精神信仰的影響也日益增強。

  科學技術方面,以蒙元時期的交流最為突出。四大發明中造紙術和火藥的西傳都與草原絲綢之路有密切關系。此外,蒙元帝國時期實行對外開放,以兼容形態吸納各國的技術文化。蒙古人將西方的天文歷法、數學、機械、地理等引入中國,極大地豐富了中國的科技文化。例如,在元上都發現的古代天文臺遺址有著明顯的阿拉伯天文學的因素,并對后世天文歷法的發展演變產生了深遠影響。同時,蒙古民族又將中國的藝術品、印刷術、天文歷法、軍事技術、醫藥技術等各種文化要素傳入中東和西方。

  藝術方面,北方民族中比較典型的動物紋藝術在歐亞地區被廣泛發現。如斯基泰動物紋藝術、魯里斯坦的動物紋藝術、鄂爾多斯動物紋等。除此之外,還有西亞音樂的東漸,如豎箜篌琵琶通過塞種人、月氏、羌等民族的遷徙由西亞傳入中亞再傳入北方草原地區。還有由西域東傳的馴獸文化、由波斯傳入的馬球文化、繪畫技術等也都在北方草原地區非常盛行。

  綜上所述,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往來于草原絲綢之路上的游牧民族一直連接和貫穿著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完成了雙向傳播文化的偉大歷史使命,見證了東西方物質文化、精神文化的交流、影響和交融,而且在本地區、本民族傳統文化的基礎上,從豐富多彩的文化匯流中汲取各種營養,豐富完善自己,不斷創造新文化,繁榮發展了草原文化。

  草原絲路開放交流的借鑒價值和啟示意義

  草原絲綢之路之所以能夠在歷史上有這樣的地位和成就,是因為絲路沿線各民族、國家在開放交流中書寫了互相尊重、包容并蓄和共勝共榮的偉大歷史。草原絲綢之路文化交流的歷史事實,對于建設一帶一路有著非常重要的借鑒價值和啟示意義。

  其一,開放交流是繁榮貿易的重要手段。草原絲綢之路沿線各國、各民族均因這條長盛不衰的線路而得到了巨大的經濟利益。通過共同發展、共贏合作而謀求各方經濟利益的需求是草原絲路保持暢通的最主要、最根本的原因,而保持絲路的暢通,也是沿線各國各民族繁榮貿易、互通有無的重要手段。

  其二,開放交流是民心相通和民族融合的重要前提。歐亞草原民族沿著草原絲路的向東或向西遷徙,促進了東西方民族關系的進一步發展。正是因為這條絲綢之路的存在,才有了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各個民族的融合、民心的相通,實現了今天和平交流乃至相互交融、共存共榮的局面。

  其三,文化自信和包容的心態是開放交流得以實現的根本前提。自從草原絲路開通以來,中國歷朝歷代都奉行著開放與包容的方針,對于各國的文化均予以接受,同時對于來華的商旅也給予最大程度的保護與尊重。正是這種自信和包容,才保障了開放交流的實現以及商業的繁榮和文明的交融。

  (執筆人:李春梅 胡玉春 班布日)

 


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學東街129號 郵編:010010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 棋牌游戏下载 手球比分直播500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6码复式三中二中2个多少组 农场小游戏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彩经网 青海快3开奖号码分布图 现在免费的加盟赚钱好项目